Hello World! Again!!

本文章是北京时间2022年03月06日16:14由WordPress建站程序默认生成的文章,代表着原Fenice个人博客的成功迁移和稳定安装,对于世界来说是一份再普通不过的近似于垃圾的数据,但是对于本网站来说具有着异常重要的象征意义。旧的Fenice个人博客的内容将缓慢而有序的迁移到本网站中,或许并不那么有序,也会更加缓慢,但是总会向好发展的。再次感谢WordPress这个伟大的建站程序,如同它官网下载链接中所说的“无价,而且免费。”这使我免于面对令人崩溃的网站前端程序书写以及数据库、后端程序的编撰。当然,PHP是世界上最好的编程语言!

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虽然还有2022年的硕士生入学统考和好几份无法拒绝的DDL等待着我马上去解决和准备,但是在我有些闷热的这件小小的办公室内,我怀着希望和忐忑写下了这些文字并且希望在未来这个小小的以记录生活和分享技术为主题的网站能够为我和他人带来帮助和快乐。

在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尤其是对于中国的千千万万的工程师和工学学生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我并不想俗套的引用《双城记》中那句最经典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毫无疑问这就是人类有史以来对“工程师”或者说某种意义上的“工匠”最好的时代。

当我们阅读历史,无论是璀璨的中华文明史还是在我眼中稍微有些畸形的西方文明史,工匠和工人的地位事实上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低贱的。古人讲,士农工商四级分明,工匠因为无法稳定的从土地上产出粮食和对封建君主来说主流的劳动力价值并且这些工匠大多数比愚昧的封建时期农民拥有更多的知识和某种朴素的智慧,统治者认为他们是不利于推行愚民政策和维护自己残酷的封建地主统治的。

但是,哪怕再过一千年,人们也会记得1917年,人们也会记得在那个夜晚有一艘名为阿芙乐尔号的军舰向着横跨欧亚的沙俄帝国的冬宫开炮。人类似乎终于从封建君主、割据军阀、恶臭资本家的手中开始夺回属于人民的权利,属于光荣的劳动人民的荣誉和声音。那场革命之中,伟大的革命导师说出了一句在我看来足以为未来人类文明奠基的话:一切权力归于苏维埃。 出生在21世纪初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和最大的工程师国家,作为一个工学生我感到无比幸运并且深深为自己高超卓绝的投胎技术感到骄傲,原谅我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使用投胎这种具有神秘学性质和宗教性质的词汇,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汇了,或许我的语文老师会因此感到遗憾吧:这个学生终究还是在理工男和死肥宅的道路上狂奔而去,完全没有他中学时期那种文艺气质。我或许还会附和地进行自嘲:我可不仅仅是理工男和死肥宅,还是打工人和商人,但是我深深自豪的是,我大概率将成为一名可能不算高明的工程师。对此我本科期间的某位拥有高明智慧的老师应当会露出不屑的表情,他的学生并没有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理论工作者类型的科学家,还是选择成为一名朴实的工程师。

对于刚刚开始本科学习的大一新生和刚刚踏入商业社会的工程人来说,技术是神圣的,同样也是普通而常见的,当然也是令人感到巧妙和迷惑的。Technology,这个词我在四年级从英文课本的单词列表上了解到,课本将其翻译为“科技”,事实上这并不严谨也并不高明,它不包含科学Science的部分,它只含有技术的部分。我时常问自己,技术是什么?是否它不如科学那样更能够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我想说科学与技术是相辅相成的,就像是古籍中经常提到的“道与术”,假设说道是一种世界观,那么技术就是与之匹配的的方法论。作为技术的使用者与研究者,工程师们将比理论家和科研工作者更加接近理论的局限性和经济可行性中那些令人厌恶的桎梏和畏首畏尾的体系外考量,但是我们的道路并不是以开拓新领域新理论和讨论预算为主,我们的道路是研究那些令人振奋或者昏昏欲睡的理论应当怎样起到推动文明进步的作用和如何避免不当的可怕用途,因此,一个工程师除了技术本身之外,应当拥有丰富的人文知识积累以及对于世界和社会的思考。

当然,任何一个工程师都不应该放弃或者怠慢对于底层理论,尤其是数学理论的研究和训练,虽然我也时常觉得那些晦涩难懂的数学理论和令人头昏眼花的证明符号是一种对于人类心智的污染和精神健康的不可逆戕害,但是我仍然奉劝和告诫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工程师去学习它们——这是让我们变得更加高明和维持头脑活性的重要手段,没有之一,是最重要的手段,最根本的手段。

其次,在这些对工程师和技术发展起到根本性影响的因素之外,我们应当遵循和学习伟人带给我们的调查经验,任何人都应当将踏实持久的理论学习和朴拙广泛的社会实践相结合。一个优秀的技术研究和使用人员应当对世界的变化和正在浮现的知识拥有基本的掌握并且不断地随着时代的进步去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存库,我们应当知晓国际政治对于技术发展的影响,应当熟悉商业社会中对于技术应用风向的推动,应当关注政府发出的那些令我们紧皱眉头的文件中繁杂而重要的法律法规。

最后,我们不可以丢掉好奇心和敬畏心,我真正的接触技术这件事情,是2016年那个夏天我在我的家乡——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东部某个小区内对着我的编程启蒙老师豪华的40寸显示器苦苦思考那些字符究竟代表着什么。那时,我对下面这段C++代码以及它所处的Dev C++这款经典的IDE有着极高的求知欲以及无比的敬畏心,让我们再次温习这段代码:

#include<io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int main(){
    cout<<"Hello World!"<<endl;
    return 0;
}

我相信任何一个能够读懂这段代码并且了解了上文中我所表述的内容的工程人都能够体会到这段简洁而重要的代码对于我和万万千千工程人的意义。我甚至在想,等到下一个十年,人们在月球表面建立科考设施,下一个世纪人们在第一颗系外行星表面树立起我们人类光荣的旗帜,下一个千年的人们用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技术跨越银河时,在他们那些高明的工程师进行开机测试时,他们的监视设备中是否还会用古老的文字显示出:Hello World!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Fenice

本人及开发团队主要兴趣领域为:自动控制理论、网站开发、移动端开发、嵌入式系统、机器人相关项目、电力电子技术、电动机控制。以及,兼任北京海淀区北下关街道反卷委员会常务委员长并且获得“全年度中国最佳懒狗”称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