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中国2098》——共产科幻朋克巨作

0.作品世界观介绍

本世纪60年代受冰川融化的影响,海平面大幅度上涨,为应对危机,中国和东北部邻国们共同建造了能够合围东海和日本海的大堤,之后又从堤中抽水,恢复之前被淹的陆地,而这些水则被灌进了黄土高原,改善了西北的生态环境;同时在东海和日本海进行了填海造地的工程,为危机中的人类拓展了生存空间。这条叙事是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中愚公移山的启发,为了改善生存环境愚公在原始的条件下搬走了大山,面对历史上的无数危机,这种不畏困难持之以恒的乐观主义精神都激励着中国人不断前进,那么在未来,拥有先进技术和组织能力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不论未来人类的技术发展到何种形式,这种精神依然是我们面对巨大危机时最后最坚固的一道防线。

1.俯瞰东海大堤

在整个近地轨道空间里,我上班的地方——黄河站是相对繁忙的,常有大小船只往来,有飞地木航线的,也有飞地月航线的。从轨道空间开始建设至今已过去将近50年,在这期间发生了太多事情。 在我出生前——也就是从本世纪40年代初一直到2056年,虽然国际社会笼罩在碳中和失败的阴影下,但是得益于可控核聚变技术的成熟商业化,全球秩序还是在醉生梦死和水深火热之间勉强维持着平衡;在国内,人民被不间断的胜利持续鼓舞着: 30年代初——突破封锁实现伟大复兴,40年代初——实现人类首次商业聚变发电,50年代初——开始建设木星基地;虽然四世同堂挤了点,但是比起地球另一端那些看上去拥有大宅子实际上却随时会死于战火和感冒的人,我们还是很幸福的……对吧? 当然,现在我们知道,之前的一切都随着56~58年的全球洪水结束了。 即使现在从空间站向下看,依然会惊讶于渤海和濑户内海的消失,更不敢想象40年前是完全相反的情况:海水侵入了华北和长江中下游,石家庄连续下了半年的雨,父母抱着我在裕华路登上了前来疏散的航空母舰,再一次看到家乡的土地是在我大学毕业的2080年,也是东海大堤建成20周年;在黄河站可以轻松看见这座“东北亚人民的奇迹”:大堤从厦门开始修建,穿过台湾海峡,琉球群岛和种子岛,一直延伸到千叶附近;在北面,津轻海峡,宗谷海峡和鞑靼海峡被封死,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内海”,接下来就是向大堤外抽水直到恢复洪水前的海岸线;不过其中一小部分海水在淡化后被送入西北大盆地,重塑当地的生态环境,这就是东水西引。再后来,人们开始在大堤内填海造陆,不到10年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2.”渤海”陆地打印机

我叔家的孩子,我的堂弟考上美院两年了,那个学校每年夏天都组织外出写生半个月,单独作为一学期;今年他们采风的目的地是新渤海,堂弟说那里唯一能够阻挡无限延伸的沙滩的,就是我所在的公司生产的填海机,有十几层楼高,在地平线上缓慢而又不可阻挡的前进,然后在它们通过的地方留下更多的沙滩。 虽然我在职的部门和填海机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们也知道其实公司还在研发功能更强大的填海机,堂弟看见的那些很快将会被淘汰。在新陆地上将会建起生活复合体,听说和我现在住的是同一种类型;我曾经跟父母说,我个人觉得生活复合体虽然比安置点好多了,但依然有提升空间,他们则认为我是不知好歹,说他们那个年代普通人一辈子积蓄买下的房子甚至没有后来安置点的避难所大,我们不用买房太幸福了;父母的陈词滥调说了无数遍,但没有亲身经历很难理解,毕竟我出生时房产就公有了。

3.红旗飘扬在大堤建设工地

我在安置点的老屋中找到了自己32年前的作文本,当时我还在上小学。这个本子里有一篇新闻观后感,讲到了东海大堤建设工地上的一个采访,直到现在我还对新闻中那些高耸的水泥存储罐印象深刻,它们调和的混凝土构造了大堤的主体;当时在工地的官兵每人每天要喝20瓶矿泉水,吃10份盒饭来补充体力消耗,军区司令接受采访时一度哽咽:“我们的战士非常好,非常可爱,我跟你讲我——们(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的战士,60年代的兵能打仗,能吃苦!”,时任国家主席评价到“你们用你们的实际行动,谱写了一首壮丽凯歌,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

4.东海大堤的南方起点

2080年大学毕业后,去了趟厦门——东海大堤在南方的起点;全球洪水之前,这里是台湾海峡隧道的起点,后来跨海隧道主体因为洪水造成的海水倒灌被废弃并炸毁,隧道两端的引桥则已经融入东海大堤的身躯之中;现在,大堤上也有公路和铁路,别说到台北,就是到南萨哈林斯克也没有问题,但这种距离还是坐飞机更好。 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当地对大堤的翻修,所以没能在大堤上游览,只是坐游船在大堤内侧远远地眺望正在修理的船闸和繁忙的造船厂,竟产生了一种与世隔绝的体验:除了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在喧嚣而精密的运转。因为这里距离洪水前的海岸线非常近,所以还看到海中有不少建筑废墟,不过现在已经清理干净了。

5.东水西引

2073年,在黄土高原的核心地带,第一批完工的泵站群开始工作,将经过淡化处理之后的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的积水源源不断地抽过来:一部分在地表形成湖泊,一部分打入地下——这是我在初三中考前积累的作文素材;在那以后,石家庄的水位开始逐年下降,终于在我大学毕业那年,海水彻底离开了这座城市,虽然我们身边有许多认识的家庭纷纷动身回到原籍,但是我父母觉得自己已经在安置点住习惯了,所以一直也没有搬回去。到80年代初,整个西北的生态改造已经基本完成,大堤内剩下的积水就通过其排水口抽到西太平洋里去了。现在回过头看如此震撼的工程,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只是一个考点。

6.黄土高原遗址

几年前单位组织我们来这里旅游,参观东水西引工程中最早建造的泵站群遗址,河水在扎根于黄土中的钢铁巨塔间流过——东水西引的目标基本实现后这些巨型水泵被改做居民区和工业遗迹,成为旅游和教育基地;一起保留的还有附近的黄土高原原始地貌,这是唯一没有被地形改造和生态改造的区域,是为了让后人知道它曾经的样子。

7.我第一次出国旅游

直到今年初单位组织我们去纽约休假之前,我的活动范围几乎没有离开过华北T3的安置点。这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在现场看见那些熟悉的影像和照片里的实物,纽约是座古城,但古中有新,就像导游说的“想感受未来和现代化就去亚洲和欧洲,但要体验历史变迁,感受帝国时代的余辉,重温灯塔的荣光,还得去北美。” 站在老广场的中央,我不禁想到历史课本上讲过的、世纪初老式平面彩色电影代表作中的一段经典台词: “钱和我,哪个对你更重要?” “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那什么对你重要?” “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8.太阳照常升起

在调到黄河站前,我回到安置点和父母住了一段时间,每天清晨都能看见阳光穿过山体间的薄雾打在安置点的居民楼上,让已经建成40年饱经风霜的建筑外墙反射出暗淡有锈色的光,这样的场景总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哄我睡觉时: “妈,为什么太阳发光,俺身子就暖和,但月亮发光,俺就觉得冷呢?” “月亮本身是冰冷的,它也不能自己发光,只是借太阳反射获得亮度而已。” “所以还是太阳好,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好,那时月亮的寒冷都会被赶走的。” “你放心睡吧,咱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太阳,它们发热来抵御阴冷的月光,这亿万小太阳的热量越聚越多,到早上就能把大太阳从东方托起来,驱散黑暗,把金光洒在大地上。

9.不会崩塌的大厦

2056年地球两极的冰川在新年的冬天彻底崩溃,在华北和长三角平原的灾区,基建被海水侵蚀破坏,数亿人民无家可归;党和国家果断决策,实行房地产强制公有制,受灾居民安置点的建造工程启动。 2057年海平面继续上涨,华北的第一个安置点在太行山下完工,我父母迁入国家建造的安置房;东北亚的几个国家决定在西太平洋共同建造一座海堤。 2058年我出生,随父母和安置点居民一同乘登陆舰返回石家庄,参加“忆苦思甜:致敬大疏散逆行者”活动;华北灾区居民的转移安置工作全部完成。 这些巨型建筑到了2098年时已经显得斑驳老旧,但依然牢固可靠;在大堤建成海水退去之后,有人返回原籍,也有人继续留在这里,我们家属于后者。

X.黄海边的海水淡化枢纽

大学宿舍的老六,在海水淡化厂干了18年,80年他入职的时候,东水西引工程对淡化海水的需求已经从“大量淡化”转为“持续稳定淡化”;4年后,中国的海岸线就恢复到冰川崩溃之前的水平;再往后,这些大型淡化枢纽只需要定期满负荷运行以稳定和补充塔里木湖、柴达木湖等东水西引工程目的地的水位,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不饱和运行的状态,为沿线提供一些淡水作为当地生产生活用水的灵活补充。虽然如此,老六的工作并不轻松:维护盐生植物净化池和系统终端的运行都离不开他们,他开玩笑说“不懂水文的植物学家不是好程序员”。 老六每年都会用电脑写一个有意思的小软件(发)送给我们玩,这个本事是跟他们单位年龄最大的一位系统程序专家学的,听他说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也和我父母一样在沿海大城市的各大工厂(长辈称之为“大厂”)跳来跳去的工作,专门制作这种小软件,那时老百姓通过这些小软件来逃离现实,然而随后的现实就是海水入侵、大优化、大倒闭:那些之前在他们看来理所应当、亘古不变的东西就像沙滩上的城堡一样被顷刻间被冲垮了。在安置点修了几年电脑后,先生看到“红旗”即将在全国投入使用的新闻,需要大量的程序维护公务员,他就和几个当时一起被优化的老同事报考了,全部顺利通过,在67年进了海水淡化厂。后来单位的年轻人想了解他们的老手艺,老人们就成立了一个兴趣小组;他曾对老六说“我们这代人为资本奉献了青春,但最终还是和国家站在了一起;血,总要是热的”。

作为看客的哔哔叨叨

因为笔者本人不喜欢微博这个互联网垃圾桶,所以第一次接触到大佬的作品是在B站推送的观察者网访谈视频中了解到的,当时就被这种充满了共产风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未来科幻作品迷倒了。在这组作品公开后虽然大部分的声音都是赞扬和崇拜,但是仍然有小部分批评的声音,这其中不但有传统的五十万和1450,也有一些客观的批驳和建议。首先要说的就是作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和自然科学研究者,面对一切事物都需要有坚定的唯物主义辩证方法和观点,只有不断的打到自己,进行否定之否定,才有可能不断的进步不断的革新,否则终究有一天屠龙的少年会长出狰狞的鳞片,变成被新一代革命者钉死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旧时代亡魂。

首先先说这组作品的优点和值得崇拜的地方吧,毕竟在我心里大佬的作品算是讲好中国故事做好中国科幻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不管是诺兰带给我们的星际穿越还是太空歌剧和太空封建领主故事的科幻作品都有许多不足之处:不可不提的就是这些作品通常具有一股非常严重的源自于好莱坞的“西方价值观臭气”,似乎不是社会精英,不遵从英雄史观,不讲“自由民主”就无法作出任何的改变达成任何的成就一样,可以说非新教文明的成员完全无法从其中找到文明发展的多样性和对自身文明的探讨和尊重。

而《中国2098》就旗帜鲜明的改变了这一现状,在这部作品中,可以明显的看到历史唯物主义和人民史观的影子,再伟大的史诗和历史赞歌都是由万万千千的人民铸就的。当然了,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我不得不承认英雄史观和史诗性质的叙述方式非常容易吸引看客和吃瓜群众,这里不得不小小的置喙一下一位我很喜欢的B站UP——历史调研室,虽然说他们的更新速度十分感人,但是确实每个视频(即使是恰饭视频)都是精品,让人欲罢不能。但是在做人物志的时候,因为选题和叙述方式的问题他们总会部分的陷入英雄史观的困扰之中(虽然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尽力避免这种错误的出现了)而致使很多历史事件的分析不够“贴地气”、“讲原理”。2098这部作品之中无论是东海大堤还是东水西引这些巨大的梦幻般的工程都透露出“人民群众的劳动结晶”这一特点,这非常好。

其次,可以说从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人民和中国知识分子是失去了精神家园的,魏晋时期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直到唐宋三教合流,程朱理学横空出世,陆王心学补全空缺我们的前辈才重新铸就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和心灵寄托。而近代以来直到今天,中华文明最强大、最灿烂的传统文化是处于西方文化和现代化冲击之下的,是苟延残喘的,是韬光养晦的。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例如一群人穿着汉服上街就会有很多不和谐的声音,而与此同时鲜明对比的是如果日本人在霓虹穿着和服去拜什么佛龛神社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虽然我知道在今天重提东亚封贡体系和千年帝国是很愚蠢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今世界独立自主完成了现代化和工业化的,并且大概也是后无来者的人类团体只有以昂撒人为代表的新教文明圈和以我们为代表的儒家文明圈,对比我们这方面的成果,我们的文化输出、文化传承、文化保护简直是惨不忍睹。

《2098》这样的作品就在科幻元素中很彻底的融入了“新中式”的元素,大刘是我最崇拜的科幻作家但是他的作品中的中华文化多以含蓄的、深层的方式表达出来,与此截然不同的是《2098》中的文化输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味儿“几乎是锋芒毕露的飞龙骑脸地狂野输出,这非常好。相比于在巨型工程的表面印上大公司的LOGO,中国人更习惯的是”中铁XX局“、“中建XX局”这样的红色或者白色巨幅大字,类似的表达还有很多。很多人会觉得这很”土“,可是我想说的是这就对了!所谓”土到极致就是潮“就是这样的,我们的航天员万年不变的红色折叠椅,三色编织布下蒙着的可能是下个月就要服役的什么先进装备,再先进的成果只有绑上一朵大红花带着红绸缎才叫做成功……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东西就是好东西!只有越”土“才能够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真实感,才能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可以通过奋斗达到的目标。

我最想鼓掌叫好的是《2098》中的“第一次出国”,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风水轮流转”,“莫欺少年穷”一系列中二想法和口号冲到脑子里来,这种文化输出和攻击我们也要学会,事实证明对于西装革履的蛮子来说温吞水一样的文化融合可能不太好用了,我们也需要文化领域的核弹,今天《2098》可以超过公知超过1450对我们的国民我们的青少年我们的年轻人进行文化阵地的争夺战,可以把“话语权沦陷区”、“意识形态白区”变成“解放区”,那么不远的将来我们就可以把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劣根性、美国人是如何屠杀印第安人的、海洋文明崩溃论甩到他们脸上去!

当然了,作品还是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例如很多人都在说的“苏联味道太重”,又比如通篇作品是非常强烈的“共产工业朋克”,当然我这个工业党狂喜,但是也要适度的添加一些对于“人民群众美好的物质生活”的讨论和表达,总不能让2098年的我们回到赫鲁晓夫楼里面去,毛子已经证明了轻工业和民用领域的不足真的能够引发严重后果,并且中国是拥有所有联合国划定的工业门类的国家,我们不可以瘸腿走路……总之膜拜大佬,希望大佬有更好的作品!中国万岁!如下提供本部分组图的原图压缩包下载链接和大佬的个人空间链接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Fenice

本人及开发团队主要兴趣领域为:自动控制理论、网站开发、移动端开发、嵌入式系统、机器人相关项目、电力电子技术、电动机控制。以及,兼任北京海淀区北下关街道反卷委员会常务委员长并且获得“全年度中国最佳懒狗”称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